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慈善资讯 > 基层动态 >

慈善就在身边 人人皆可慈善

慈善就在身边 人人皆可慈善
——说说如皋市几个“草根”慈善的故事
吴光明
        慈善,需要实力雄厚、捐则上万元乃至成百上千万的企业家,但从某种意义上讲,更需要千千万万个用点滴善行和义举默默传播社会正能量的“草根”慈善。其正能量虽显微小,却更能让人敬佩,更有社会感召力:慈善就在身边,人人皆可慈善。近年来,如皋市就涌现出了这样一批“草根”慈善,正是他们用爱的涓涓细流汇成了爱的海洋,才为困难群体撑起了一方爱的蓝天,更为如皋连续三届荣获“中国慈善公益百强城市”称号增添了浓重的色彩。
 
捐款五万元不肯留名的普通女职工

        今年3月7日下午,一位中等身材、五十岁左右的妇女来到如皋市慈善基金会敲开了305办公室的门:“这是慈善会吗?”
        “是,请问你有什么事?”慈善会老吴回答道。
        “我是来捐款的。”
        “好,请问捐多少?”
        “五万元。”
        “五万元?”看她衣着朴实、话语平平,一次捐这么大额的款,老吴有些惊奇。
        “嫌少,不好捐吗?”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显然误解老吴的话了。
        “不不不,我是说你一次捐赠五万元,太多啦!你做什么工作?” 老吴连忙解释,还是想问个究竟。
        “我就是一企业职工。”
        “那你真不简单!为什么要捐?”
        “这钱不是我的,是父亲分给我们子女的。我觉得做子女的不应该享用它,而应该用来帮助有困难的人。”
        “你父亲做生意——还是——?”
        “父亲就是个农民,这是他的积蓄。”
        “哦,原来是这样。至于父母的钱财子女该不该享用,各人有各人的认识。不过,我觉得这正是你的可贵之处!谢谢你!”面对眼前这位普通女职工的非凡善举,老吴深受感动,随后便叫办公桌对面的小杨会计给她办手续。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小杨拿出票据准备给她开票。
        “可以不留姓名吗?”她反问。
        “最好留个名,因为我们做账有要求,这样向领导回报时也能说得清楚些。” 小杨耐心解释。
       “那能随便用个名吗?”她楞了一会儿,又问。
       “可以,遵照你的意愿。”经过再三说服,她终于同意留名,但不肯用自己真实姓名,而是用了“华缘”这个名。
        接下来,问她填写什么单位或家庭住址,她又“讨价还价”了一番,最终同意留,但要求“不要太具体”,就填写“如皋”两个字。
        办完手续,望着她转身离去仿佛越发高大的背影,老吴和小杨好一阵子感动。

 
出生第22天就开始捐款的小女孩
 
        刚出生,何谈捐款?
        原来,小女孩潘瑾奇出生于2008年4月25日,10多天后震惊国内外的“5.12”汶川大地震发生了。随后举国上下、国际国内一桩桩、一件件支援灾区抗震救灾感人肺腑的慈善义举深深打动了潘瑾奇的一家人,从事民政工作的父亲潘苏鑫认为:“这样的慈善之举和社会责任需要从小开始培养。”于是,在女儿出生的第22天,他专程来到如皋市慈善会,为女儿潘瑾奇捐款数十元。一开始,尽管钱不多、孩子也什么都不懂,但他认为以后可以慢慢讲给她听。此后,每年5月16日,他都要为女儿捐一次款, 100元、160元、200元不等。从女儿开始懂事起,爷爷潘建华便带上孙女儿潘瑾奇一起到慈善会捐款,同时循循善诱:“一个人就应这样,从小就要有爱心,懂得关爱别人、帮助别人……” 至今,潘瑾奇已连续向市慈善会捐款11次。
        父母亲的言传身教让女儿潘瑾奇渐渐明白了慈善之义,潘瑾奇从读小学开始,每年5月16日的慈善捐款、捐多少,都由她自己来定,而且渐渐成了习惯。在大街上遇到有困难的残疾人,她总要给上一两元或三五元钱不等。前年盛夏,父亲潘建华故意问孙女儿:“今天天热,我们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比较好?”“慰问环卫工人。” “你不嫌他们脏吗?”“不嫌,他们是城市美容师。没有他们,我们的城市就没有这样美!” 孙女儿潘瑾奇不加思索地回答。于是,他俩商议后买了矿泉水、面包等20份慰问品。到了街上,潘瑾奇见到环卫工人就会主动迎上去,热情地叫一声“叔叔”或“阿姨”,然后给他们每人送上一份慰问品,环卫工人们深受感动:“谢谢、谢谢,好孩子!”
 
从年近古稀捐款捐到耄耋之年的“老游子”
 
        2002年5月的一天,刚刚成立的如皋市慈善会就收到北京理工大学老干部处卢贵海汇来的一笔80元慈善捐赠款。此后卢贵海每年邮汇捐赠款一次,款额一次多于一次。为了弄清楚捐赠人的情况,慈善会的同志不止一次给卢贵海写封,一方面表示感谢,另一方面想了解点情况,可卢贵海除了表明自己是如皋人,其他什么信息也没透露。直到16年后的去年5月笔者终于收到卢贵海的回信,才弄清了他的真实想法。
        原来,卢贵海1933年4月出生于我市原下原镇九条巷七组一个农民家庭,从小打草放牛。1949年5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1954年转业到北京理工大学, 1994年离休,可谓如皋的“老游子”。2002年5月,卢贵海老人听说家乡如皋市成立慈善会,心想:“我生在如皋长在如皋,也是如皋人。是如皋的水土哺育我长大成人。如今在党的领导下,我们的日子过好了,但在家乡父老乡亲中还有一些贫困的人需要帮助,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我也应该捐点款,表达我的一点心意。”于是,他立即给家乡慈善会汇来80元捐款。从此以后,每年三月份或四月份,卢贵海老人总要给家乡表达一次“心意”:80元、150元、200元、300元、430元、490元不等。有时,老人因为身体状况等原因没有及时汇款,稍后他总要补汇,从不因此放弃对慈善的坚守。从年近古稀开始捐款一直捐到耄耋之年,如今86岁的卢贵海老人已经连续捐款整整17年。
        至于十几年为什么不给家乡慈善会回信?老人在信中这样回答:“我为家乡做点事是应该的,但做得很不够,不值一提。”
 
一对年迈老夫妇,两颗火热慈善心      
 
        去年10月11日上午,一对年迈的夫妇找到如皋市慈善会办公室,说是要捐款。笔者顿生敬佩之情,等工作人员办完手续便想留住老人,与他们聊聊。老人一听要采访,起身就要走:“捐这点钱,不值得说。再说,我们表示点心意,绝不是要名”。并且借故“家里还有事”坚持要走,经再三挽留,两位老人才又坐了下来。
        原来,两位老人都是如皋市邮政局退休职工,男的叫缪德辉,女的叫徐远凤,都已步入耄耋之年,家住城北街道光华小区314栋楼201室。问他们为什么要捐款,他们说:“我们出生贫困,过个苦日子,也曾得到过别人的帮助;现在共产党领导下,我们生活好了,能够帮助别人的就要帮帮”。于是,他们从2004年起,每年都要到慈善会捐款200元,十五年来从未间断。前年,缪老在南通住院,老两口无法到慈善会捐款,便叫儿子缪建华帮助了却心愿,结果儿子深受教育,到了慈善会不但替父母捐了款,自己也捐了200元。从此,儿子也和父母一样,每年捐款200元。
        正和老人交流时,缪老夫妇的儿子缪建华从办公室外走了进来。原来,他觉得父母年龄大了,行走不便,因此他用汽车送父母来捐款的,同时自己也捐了200元。据了解,缪建华在父母的影响下,从2008年起就开始每年义务献血,今已经整整10次,每次献血一般都在300ML至400ML。
 
持续开展“爱心接力”活动的父女俩
 
        2009年3月16日,原如皋市人民法院副院长徐维静逝世一周年纪念日,其丈夫沙晓明为圆妻子生前提出设立一项爱心基金的遗愿,私人向如皋市慈善基金会发起设立起始基金近50万元的“徐维静德育教育基金”,并表示以后每年都会向基金内注入一定的资金,确保基金持续运作,不断促进学校德育教育水平的提高。此举得到了在校读书的女儿沙甜的支持! 
        此后,每年徐维静逝世纪念日,沙晓明和女儿沙甜都要从基金中拿出两三万元与基金投放学校如师附小一起开展德育教育主题活动,奖励优秀师生。然而,几年后随着年龄的增大,沙晓明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一方面每年要拿出数万元来使用,另一方面还要扩大基金规模,钱从哪儿来?大学毕业后开始创业的女儿沙甜感到“自己应该为父亲分担责任了。”经过数年打拼,她创办的宠物家居公司终于取得了成效。于是,从2012年开始,她接过父亲的“爱心接力棒”,每年春节一过,就悄悄地为母亲的“徐维静德育教育基金”注入3至5万元。 如今,“徐维静德育教育基金”已扩展到100多万元。

 
扫二维码关注服务号 扫二维码捐赠爱心款